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 梅

坦坦荡荡做人 平平淡淡生活 踏踏实实工作

 
 
 

日志

 
 

【原创】胶州师范里  

2011-10-01 07:27:58|  分类: 寒梅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胶州师范宿舍楼308房间里,寒梅正在将早上已经叠好的被子打开,折了又折,力求折出学校要求的方方正正,有边有棱,上下垂直,接着在叠好被子上面平放一块同等大小木板,然后将一款粉红色镶有白色边条的的确凉被罩慢慢套了下去。寒梅往后退了两步,仔细打量着自己折叠好的被子,满意的深吸了口气,抬手擦了擦鼻尖冒出的汗珠。心想,这样总不会再让大课间来检查内务的监督员扣分了吧!

寒梅和来自冷家村乡比自己大两岁的舍友匡芹一前一后来到了楼梯口,几天来匡芹对自己照顾有加已经让寒梅感动不已。

“寒梅你慢点,我来扶你下呀!”匡芹老师上前一步搀扶着正要下楼的寒梅,急促地说。

“谢谢匡老师,让我自己来!这天长日久总是麻烦你,我也过意不去呀!让我锻炼自己吧!”寒梅微笑着从匡芹手中抽出了自己的胳膊,小心的迈着台阶。

寒梅走在胶州师范的林荫道上,树木葱葱,偶尔有几片落叶在空中飞舞。蔚蓝的天空飘着白云,有的像丰满的牡丹美艳开放,一朵朵,一簇簇。有的像骏马奔驰,这里一匹,那里一匹,足见“七月八月看巧云”之风头。阳光努力透过茂密的枝叶折射在地面上,跳动着闪耀着晶亮。

“吃了吗?”

“你也吃了?”彼此都还不熟悉连贵姓都称不上来的民师班的同学见了面互相打着招呼,陆续从不同的方向,往教学楼走去。

“匡老师,我们先去趟厕所好吗?”寒梅拽了拽匡芹老师的衣角,低声说。

“好的,不然楼上没有厕所的。这一天三楼四楼爬几趟也真够难为你的了。”

“是啊,一下课楼道那么拥挤我都不敢下,所以平时我都不多喝水的!”寒梅和匡芹老师一边低声说着话,一边手拉手向着教学楼右边的女厕所走去。

寒梅和匡芹老师走在拥挤的楼道上,慢慢的拾阶而上,左转弯,左转弯,再左转弯,一直走上了407教室门前。寒梅气喘吁吁,拿出手绢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对着匡芹莞尔一笑,然后信步走进教室。

教室里,这里一堆,那边一群。有站立,有依靠在课桌边上,也有坐在凳子上的。他们很自然的以同乡镇聚在一起,谈天说地,好不快活。

“你儿子多大啦?”

“嘻嘻,我老公一大早带着女儿来看我啦!”

“哎,那个老师也过来啊!”其中一个女同学抬头向寒梅这边看来,满面春风的伸出友谊的胖乎乎的手示意寒梅也加入他们的团体。

“不用了,你们聊吧!”寒梅摇头,报以淡淡一笑。

寒梅被编制在“407——1”号座,她轻轻地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慢慢地坐下来。一股孤零零的感觉猛地袭击而来,他忽然想起了于海涛老师,一个曾让自己梦牵魂绕的男人。如果他也考来该多好啊!啧啧,见鬼该死!怎么可以想他呢?寒梅在心里咒骂自己,顿觉脸在发烧,心在飞跳,她很快地环视着教室里的每一人,唯恐会有谁看懂自己的心思。

寒梅想起了儿子俊俊,他在姥姥家住得惯吗?会不会闹着找妈妈呢?兆海呢,起床了吗?准备早餐了吗?寒梅心头一酸,眼泪盈满了眼眶。他赶紧背对着那依然谈笑风生的同学们将头俯下去侧在课桌上,偷偷擦掉泪水,然后随手从课桌的书架里抽出一本《马克思主义》,翻开扉页查看着抄写在上面的课程表———教育学。

寒梅忽的坐起来,瞪大眼睛看着今天的第一节课“教育学”三个字,又一次心跳加速,脸发烧。平头,方脸,戴一副眼镜,立刻浮现在眼前,难道是他?天哪,千万不要是他!记忆又将寒梅带回了考试前夕的那一幕:

“对不起!我急着到前边买早点,走错道了,真是对不起!”

“我是胶州师范的教育学老师,我姓汪。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是去考胶州师范的吧?”

……

  评论这张
 
阅读(344)| 评论(2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