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寒 梅

坦坦荡荡做人 平平淡淡生活 踏踏实实工作

 
 
 

日志

 
 

【原创】奶奶去和爷爷团聚  

2010-09-29 21:05:14|  分类: 寒梅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一年腊月二十七日,太阳懒洋洋的发着淡淡的光辉。

寒家已是门庭若市,前来为奶奶吊丧的亲朋好友还是络绎不绝。屋里不时传出一阵阵高高的吊丧大哭声。

奶奶,十五岁进了寒家,因而得以姓名———寒陈氏。奶奶生性秉直,乐于助人,勤劳能干。唯一不被人称道的就是她那两只,有八个脚趾永远卧倒的大脚,村里人管奶奶叫“大脚婆”

大脚婆曾生有十个孩子,因生病无钱治疗扔掉了五个。这对于奶奶来说是多么痛苦而又无奈的事情。奶奶大把年纪还在陈述着让自己无法解脱的痛苦的回忆———

一天早晨,六岁的绒花小姑姑发着高烧,拉着奶奶的手说“娘,你听!卖油条的来啦!给俺买油条吃吧!”

“去!丫头片子买嘴吃,不要脸!”奶奶一下子拉回了自己的手,厉声喝道。

绒花姑姑无声的流着泪,进屋趴在了炕上,再也没有起来。夜里,奶奶搂着高烧不退的小姑姑哭着。

第二天一大早奶奶从外边拎着一大扎油条,兴冲冲的跑进屋对着躺在炕上绒花小姑姑说:“花!吃油条!”绒花姑姑使尽全身力气睁开了眼睛,贪婪的看着油光金黄的油条,张了几下嘴才挤出一句:“娘!俺咽不下去啦!”说着,六岁的绒花小姑姑永远的闭上了年幼的还没来得及看世界的眼睛。

奶奶抱住绒花姑姑使劲的晃着,将油条送到小姑姑的嘴边,放声大哭:“花!花!快吃娘给你买的油条啊……”

邻居高爷爷听到了奶奶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急忙跑了过来,揭开绒花姑姑的嘴这才发现喉咙已堵塞,黑绿黑绿的。高爷爷说小姑姑这是得的“痳喉卡”。

奶奶忍着悲痛在高爷爷的帮助下给小姑姑整理了一下头发,穿上了刚做好的还没舍得穿的红色染布鞋。爷爷用高粱秸席子将绒花姑姑卷好抱在怀里,高爷爷一手拿锨,一手攥镢和爷爷一同向着野外走去……

爷爷蹲在灶前一袋一袋地猛抽着烟,屋里不时传出奶奶痛苦的抽泣。突然,高爷爷闯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大嫂子!大嫂子!你家刚———埋得丫头———被狗衔着一条腿———往西沟跑去啦!”

“绒花———绒花———我可怜的孩子———”奶奶声嘶力竭地向着西沟跑去。

过了好久,奶奶披头散发,手拿一只刚从地上捡来的红色染布鞋,失魂落魄地往埋姑姑的地方踉跄着,埋姑姑的坑里只剩下了那已被狗撕裂破碎的高粱秸席子和斑斑血迹……

第二年春天,狠心的爷爷丢下了奶奶母子六人撒手西归!最大的伯父十三岁,最小的叔父只有五岁。三十四岁的奶奶拉扯着五个孩子在黑暗中拼命挣扎,寻求着人世间哪怕是一缕的光亮。奶奶始终坚守一个信念,就是让自己的每一个孩子都有出息,日后见了爷爷也好有个交代。

九十四岁的奶奶静静地躺在炕的最中央,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他的目光缓缓地移动着,奶奶要在最后再看看她已步入老年的五个儿女:

大儿子寒维孝,淄博陶瓷厂,主任。

二儿子寒维善,青岛木器厂,工人。

三儿子寒维国,曾显赫一方的乡干部。

四儿子寒维忠,青岛国棉二厂,厂长。

女儿寒维贞, 沈阳食品加工厂业务员夫人。

奶奶看着满屋的孝儿贤孙,静静的安然的闭上了那饱经风霜的眼睛。奶奶是去天堂和那狠心的又一直让自己思念的爷爷团聚去啦!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1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